当前位置: 首页> 试驾评测

沃尔夫冈·保时捷,66岁,现任保时捷公司监事会主席。美联社

费迪南德·皮耶希,72岁,现任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路透社

这场收购战就像一出大戏,剧情的精彩程度屡屡超乎人们的预料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郇公弟发自法兰克福,保时捷与大众,这场持续数年充满了“刀光血影&↙ldquo;的收购战,几乎囊括了商战题材剧的所Ψ有剧情元素:兄弟情仇、家族矛盾、高层权斗,有的人幕后运筹快意复仇,有的人则以死亡的方式退出了游戏。

被肯定的恶意收购

保时捷对大众觊觎已久,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收购谋划,真正的行动则是2005年10月开始,一切都是在悄悄进行的。被过滤广告

为了规避德国证券法持股超过5%必须公示的规定,保时捷联合了美林、德意志银行等操盘手通过不同的账户进行收购。等到2007年3月公众了解到这一消息时,保时捷已经完成了对大众持股31%。

大众是由国有企业改制而来的股份制企业,保时捷的收购使之正在落入私人家族之手。ì然而在此后的舆论中&,这场典型的恶意收购却鬼使神差地演变成了一场民族企业保卫战。当时,为防止大众被海外投资者收购的《大众法》正面临着被废除的局面。届时,作为上市企业的大众将暴露在全球所有金融巨鳄的血盆大口之下。与其落入外人之口,由保时捷家族来完成收购大众,岂不是上佳之选,于是保时捷收购大众案在舆论上获得了极大的支持。

豪赌的代价

在大众收购战中,拥有投票Ё权的普通股对保时捷而言至关重要,而不具有投票权的优先股╥作用不大。保时捷只要拿到了超过50%的投票权,也就得到了大众的控制权。在2007年保时捷收购战略暴露以后,它还需要将持股从31%提升到50%。

对市场投资者而言,一个千载难逢的盈利机会出现了——拥有投票权的大众普通股从30欧元飚高到240欧元左右,而没有投票权的优先股仍然在每股40欧元左右。通常而言应该在20欧元左右的差价达到了200欧元。一个几乎是铁定的事实便是,在保时捷拿到绝对控股权之后,两者的差距必然会回归。国际基金巨头们盯上了这个机会,他们选择做空普通股,做多优先股,这样等两者价格逼近时,基金将⿻两头获益。

参与跟┈┉保时捷对赌的基金并不在少ↁ数,他们都在做着借机№发财的美梦。

谁会料到,这一切由于美洲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而改变了:去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雷曼在操盘做空大众普通股的表现尤为突出,随着它申请破产保护,做空方不得不尽快平仓,带动大众股价两天内从200欧元飙升到∵1000欧元。

与保时捷对赌的所有的做空者都血本无归。而作为德国第五大富豪,阿道夫·默克勒却以死亡为保时捷大众的扩张野心增加了一个震撼的注脚。据报道称,默克勒的VEM控股公司在大众股票“轧空”案中遭受了高达数亿欧元的损失,随之而来的资金链断裂和巨额负债迫使这位74岁的亿万富豪走上了自杀之路。

被赶出去的掌门人

而操盘这场精彩的“蛇吞象”并购的,正是保时捷家族的股肱之臣魏德金。从地下收购到舆论引导到完成控股,魏德金的手法高超,他的辉煌战绩从保时捷的报表中就可以看出来:保时捷从大众股票收购中●·获益68亿欧元。而保时捷自身的股价当时不过80多亿欧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将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保时捷控股大众的愿望彻底击碎。银行贷款越来越难,而公司主营业务大幅滑坡,保时捷原定去年年底控股50%的目标被推迟到今年年初才实现。随后便是长达5个月静静的沉默,保时捷的并购未取得任何进展。此时市场上传言四起,保时捷负债90亿欧元资不抵债,大众将对保时捷实行反向收购。

5月6日,保时捷和大众Ш宣布寻求合并时,人们发现,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皮耶希已经坐上“驾驶席”,成为大众、保时捷合并的主导者。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皮耶希才是保时捷收◎购大众的真正发起者之一,没有他的默许,保时捷不可能最终实现控股大众。而对于在并购中保时捷欠下的90亿欧元负债,作为保时捷主要持股人的他,他应当是了解所∑有信息的。

但是,曾经被保时捷赶出家▕门的皮耶希却以拯救者的面貌出现,他所要求的,就是整个汽车帝国的控制权。

这场旷日持久的收购战,只不过是两个家∽族50多年来恩怨的延续

$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郇公弟发自法兰克福,吸引了全球目光的大众与保时捷的合↘并谈判突然陷入尴尬境地:原定于5月18日举行的双方高层谈判因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皮耶希的缺席而搁浅。

可别认为合并会因此告终,这只不过是皮耶希高明的谈↗判战术。

大众突然变脸

5月6日,保时捷宣布结束长达三年半之久的并购战▀,握手言和转而寻求与大众公司合并时,曾给了人们无限憧憬:一个庞大的汽车产业帝国呼之欲出。

它的产品跨度之广、车型之复杂均是丰田、通用所不能及:从1升的POLO到价值几千万的布加迪、保时捷,再到轻重性卡车,几乎覆盖了当今汽车产业的所有车型。它将在轿车和卡车两个领域同时冲击世界第一宝座,如果一切如愿,诞生的会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汽车帝国。

大众与保时捷当日宣布,将通过四周的谈判确定新集团的构架。然而在谈判进行不到两周之后,大众突然在5月17日宣布中止谈判,称保时捷必须先公布详细债务情况,努力降低负债额,否则大众将无法冒险与之合并。

当年⿵,保时捷不惜血本收购大众的过程中欠下巨额债务,加之金融危机导致主营业务大滑坡,如今,债务已经达到90亿欧元。

其实,皮耶希剑走偏锋选择退出谈判,并非不想合并,而是在讨价还价。▲这个当年被保时捷赶出〓家门的潜在当家人,他所要求的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保时捷的独立性。皮耶希在5月1@1日就提出了他的条件:保时捷公布其财务状况,赶走首席执行官魏德金。

而保时捷所能够做的,就是极力维护它的独立性。18日℡,保时捷6000名工人举行示威,抗议保时捷与大众合并。

保时捷左右为难

保时捷正陷入相当严重ⓥ的财务危机,并且受到债权银行к越来越大的压力。

保时捷当时之所以敢于大额举债并购大众,或者说银行之所以愿意向保时捷提供如此巨额的借款,是因为大众公司资金充裕,仅现金储备就有107亿欧元。如果并购成功,保时捷就可以用它来做他想干ж的事情,比如还债。并且在保时捷并购成功后的重组方案里,还包括了出售大众旗下的斯柯达、宾利、兰博基尼等品牌,其资金自然也可以用于还款。

如今,一切计划都已落空,保时捷的这一软肋恰恰成了皮耶希最佳的攻击目标。皮耶希给出的方案是保时捷卖身还债,用保时捷的主营业务以及家族在祖籍奥地利的保时捷贸易控股公司来换取大众汽车的股份和现金。这样,保时捷家族将失去在新集团中的发言权,这是他们难以接受的。皮耶希的方案被保时捷的发言人斥为“无稽之谈”。

不过正如大众首席执行官文德恩18日所言,在合并问题☼上大众“并不着急”。

大众◆拖延谈判,显然是在将保时捷的┎军。

目前来看,如何处理90亿欧元的债务,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引入新的投资者,二是用大众的盈利来还债。

19日,保时捷已经证实正在引入新的海外投资者,媒体猜测可能是来自阿拉伯的主权基金。引入新的投资者无疑将削弱两大家族对新公司的控制权,而要⌒想利用大众公司的现金来还债,就更需要仰仗皮耶希的力量,需要获得下萨克森州政府和工会的认可。不过其中的代价将是在保时捷-皮耶希大家族内部,皮耶希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发言权。

β

对于保时捷家族而言,如今已是左右为难。皮耶希所等待的,正是保时捷做出让∮步。

人事安排斗争激烈

虽然现在谈判陷入僵局,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大众和保时捷可能相互妥协后の重启谈判,或是保时捷〤继续#收购大众,或大众反向收购保时捷。目前看来重启谈判的可能性最大,重要的是哪一方先妥协。

不过现在看来,在赶走保时捷首席执行官魏德金一事上,皮耶希很难让步。据传皮耶希已经物色的通用汽车欧洲分公司的总经理卡尔·福斯特取代魏德金担任保时捷主管。皮耶希还分别提名大众现任首席执行官文德恩和首席财务官汉斯·迪特尔·帕奇分别担任未来新公司主管。

而保时捷方面,一直推荐公司重⿳臣魏德金作为全新汽车帝国的掌权者。

人事安排的激烈较量不过是大众和保时捷在未来的股权分配、业务整合等各方面争执的一个缩影。其实,大众与保时捷的收购战,只不过是两个家族50多年来恩怨的延续。ω

谁来接掌汽车帝国

汽车王国的缔造者和保时捷/皮耶希家族的奠基人费迪南德·保时捷,也就是保时捷公司监事会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的祖父,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的外祖父,是汽车设计天才和商业天才,他不但是大众经典的甲壳虫的设计者,还一手创建了保时捷公司。

在1951年临终时,他将部分财产给了心爱的女儿路易丝,也就是皮耶希的母亲;同时将另一部分财产给了△他的儿子费里·保时捷,即沃尔夫冈·保时捷的父亲。女儿与儿子继承的比例是“四六开”。目前两大家族的共同基金中,保时捷家族占股62%,皮耶希家族占股38%。

随着大众保时捷合♡并案一波三折,皮耶希家族和保时捷家族为权力的重新分配进行的争斗已经开始。而在台前幕后争斗的正是家族的第三代传人,表兄弟皮耶希和保时捷。

皮耶希年轻时就十分争强好胜,上世纪60年代他从保时捷公司发动机调试处的一名职员干起,逐步胜任部门主管。但随着皮耶希一步∴步接近保时捷汽车公司最高宝座,他擅权跋扈的风格也着实惹怒了保时捷家族的一些成员。1972年,皮耶希被自己的舅舅无情解雇,但却通过进入奥迪,于1993年成为大众公司CEO,2002年起出任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至今。

而保时捷家族当前掌门人沃尔夫冈&middoКt;保时捷,冷静客观、睿智诙谐,在1998年其父逝世后,被选为保时捷家族的发言人,2007年1月最终接手保时捷监事会主席一职。

无论是з皮耶希还是保时捷,他们的个人经历里都不乏磨难与奋争,也曾针锋相对毫不相让。但有一点没有分歧的是,让大众回归保时捷家族,把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曾经的梦想与事业发扬光大,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至高无上的选项,也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 国际先驱导报

▦▩